思想评论网

《台城游/水调歌头》

诗人:贺铸  朝代:宋代

南国本潇洒。六代浸豪奢。台城游冶。襞笺能赋属宫娃。云观登临清夏。璧月留连长夜。吟醉送年华。回首飞鸳瓦。却羡井中蛙。

访乌衣,成白社。不容车。旧时王谢。堂前双燕过谁家。楼外河横斗挂。淮上潮平霜下。樯影落寒沙。商女篷窗罅。犹唱后庭花。

赏析

【注释】:

此为金陵怀古词。词之上片择取一段最令人感慨的史事来正面描写,表现了词人指点江山的鲜明态度和强烈的爱憎之情,下片化用唐人诗意,由咏史转入抚今,表达了作者空怀壮志,报国无门的浩茫心事。

词的上片,撷取一段最令人感慨的史实来进行正面描写,表现了词人的指点江山的鲜明态度和强烈的爱憎之情。起首两句,一写江山,一写史实,都从大处落笔 ,高屋建瓴,气度非凡。“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长期以来就被骚人墨客所称道。词人登临送目之时,正逢天高气爽的秋季,因此用“潇洒”来形容“ 南国 ”,就显得非常贴切传神。在这澄江如练,龙蟠虎踞的江山之中 ,数百年来,六朝的末代君主,一个个粉墨登场,恣意声色,竞事豪奢,最终国亡身辱,成为江山的千古罪人。词人于“潇洒”之前下一“本”字,于“豪奢”之前下一“浸”字,在貌似客观的评述之中已经蕴含了自己主观上的无限感慨。

以下五句纯用史实,铺叙六朝最后一个君主陈叔宝骄奢淫逸的腐朽生活。据《南史·陈后主本纪》所载,这位昏庸风流的短命皇帝,在隋兵压境,危在旦夕之际,荒于酒色,不问政事。后宫“美貌丽服巧态以从者千余人,常使张贵妃、孔贵人等八人夹坐,江总、孔范等十人预宴,号曰‘狎客’。先令八妇人襞采笺 ,制五言诗,十客一时继和,迟则罚酒”。这就是词人“ 台城游冶,襞笺能赋属宫娃”所谓的史实。

他搜刮民脂,营结绮、临春、望仙三座高达数十丈的楼阁 ,偎红倚翠,酣饮消暑。“使诸贵人及女学士与狎客共赋新诗,互相赠答 ,采其尤艳丽者 ,以为曲调 ,被以新声 。⋯⋯其曲有《玉树后庭花》、《临春乐 》等。其略云‘璧月夜夜满,琼树朝朝新’,大抵所归,皆美张贵妃、孔贵嫔之容色”(《南史·张贵妃传 》)。词人将其化成“ 云观登临清夏,璧月流连长夜,吟醉送年华”三句。在最后一句里,词人写出了这批浑浑噩噩的末世君臣优游佚乐的生活和醉生梦死的心理状况,已暗含结拍的转折。

结拍“ 回首飞鸳瓦 ,却羡井中蛙”两句,与前五句形成强烈的对比。词人以“回首”二字,由繁华陡折至败亡,以“却羡”二字,漫画似地勾勒出这个隋兵攻破金陵后惶惶如丧家之犬的亡国之君欲作井中蛙而不可得的悲惨结局,表现了词人对这些污染江山的群丑的愤怒与鄙弃。

下片由咏史转入扶今,化用唐人诗意。前五句很明显出自刘禹锡《 乌衣巷》一诗:昔日的朱门重院,今天已成为荆扉白屋;昔日的长街通衢,今天已变得狭不容车;当年在雕梁画栋作巢的双燕,如今参差其羽 ,又将飞向谁家呢 ?强烈的感慨使词人把刘诗中冷静客观的描述改为执着的反诘,在这深情的一问之中,可以体会到词人因面目全非的沧桑之变而引起的心绪的动荡起伏 。“楼外”至结句,可能是词人登楼所见到的实景,但又明显地受杜牧《泊秦淮》一诗的启发和影响。为了抒情的需要,词人对眼前的景色进行了精心的剪裁,绘出一幅高远空灵、迷蒙冷寂的秦淮秋月图。秋夜,银河横天,北斗斜挂,一轮明月的柔辉,梦幻般地笼罩着水波潋滟的秦淮河,把几桅樯影清晰地映在铺满银霜的寒沙之上 。《后庭花》之曲断断续续地随风传来,如泣如诉,令人神伤。词人在结尾有意突出商女“ 犹唱《后庭花》”这一情节,与上片呼应,可谓用心良苦。亡陈的靡靡之音至今犹荡在秦淮河上,这与杜牧《阿房宫赋》里“秦人不暇自哀 ,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 ,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的概叹是同一目的的 。词人写这首词的时侯,正在历阳石碛戍任管界巡检,实际是一个供人驱遣的武弁而已。他空怀壮志,报国无门,只能把自己抑塞磊落的吊古伤今之情融入这凄清冷寂的画面之中。

此词声情激越,慷慨豪爽,充分显示了词人抑塞磊落、纵恣不可一世之气概,读之令人感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