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评论网

《蝶恋花·雨霰疏疏经泼火》

诗人:苏轼  朝代:宋代

雨霰疏疏经泼火。巷陌秋千,犹未清明过。杏子梢头香蕾破。淡红褪白胭脂涴。

苦被多情相折挫。病绪厌厌,浑似年时个。绕遍回廊还独坐。月笼云暗重门锁。

译文及注释

译文

经历了一场桃花雨之后,又下了疏稀的雨夹雪。清明未到,街坊中的秋千已经荡起来了。杏树枝头花苞渐渐绽放,淡红渐渐褪成白色,像被胭脂浸染过。

被多情带来的痛苦的折磨,精神不振,简直像度过一年时光似的。夫妻二人跑遍长廊,还各自独坐回廊,已是“月笼云暗重门锁”的深夜。

注释

雨霰(xiàn):细雨和雪珠。苏轼《蝶恋花·徽雪有人送》词:帘外东风交雨霰,帘里佳人,笑语如莺燕。

经:曾经,已经。

泼火:指寒食节,寒食节时下雨称为泼火雨。《遁斋闲览》:“河朔谓清明桃花雨曰泼火雨。”白居易《洛桥寒食日作十韵》:“蹴球尘不起,泼火雨新晴。”唐彦谦《上巳》:“微微泼火雨,草草踏青人。”

巷陌:街坊。

香蕾破:芳香的花苞绽开了。

胭脂涴(wò):胭脂浸染。韩愈《合江亭》:“愿书岩上石,勿使泥尘涴。”

被(bèi):表被动。

折挫:折磨。

厌厌:精神萎糜貌。陶潜《和郭主簿》之二:“检素不获展,厌厌竟良月。”

浑似:简直像。

年时:一年时光。史浩《千秋岁》:“把盏对横枝,尚忆年时个。”

个:语助词,相当于“的”。

还(hái):依然,仍然。

月笼:月色笼罩。杜牧《泊秦淮》:“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

云暗:云层密布。

赏析

这首词是写苏轼与王弗的生活景象,寄托了词人对妻子深深的怀恋。

上片,回忆夫妻清明节前后美好生活情趣。“雨霰疏疏经泼火,巷陌秋千,犹未清明过”,写东坡观看王弗等妇女秋千游戏。“雨霰”,“泼火”点气候;“清明”点时间;“巷陌”点地址。这个秋千游戏,不免含有一丝春寒气息,十分宜人。同时还看到另一种景色,即“杏子梢头香蕾破,淡红褪白胭脂涴”所写的杏花绽蕾的景色。一个“香蓄”“破”开了,杏子由胭脂一淡红一白色,美丽极了。这是一段美好的回忆,值得深深留恋。

下片,回忆夫妻长年的多情苦恋。“苦被多情相折挫,病绪厌厌,浑似年时个”,写夫妻的多情。多情一苦一折挫一病绪,像链条一样,套住这对年轻的夫妻,情感“折挫”难熬煎,度日简直如度年。“绕遍回廊还独坐,月笼云暗重门锁”,写夫妻的苦恋,是通过一个典型的生活细节的刻画来完成的。“绕邀回廊”,荡气回肠;独坐长廊,春心荡漾;“月笼云暗重门锁”,宁静夜色绘遐想。这是一段深沉的回忆,丝思缕情尽在不言中。

全词运用回忆之笔,重现了东坡夫妻两次典型的生活情趣画面,将多情苦恋的夫妻形象描绘得淋漓尽致。多情变苦,苦恋成病,度日如年,是本词的中心题旨。

参考资料:

1、叶嘉莹.苏轼词新释辑评 上.北京:中国书店,2007.01:82-83

创作背景

这首词约作于宋英宗治平二年(1065年)五月后。当时,东坡还朝,除判登闻鼓院,专掌臣民奏章。五月二十八日,东坡元配王弗逝世,作这首词以怀念妻子。

鉴赏

“雨霰”,细雨冰冷。稀疏貌。(唐)贾岛《光州王建使君水亭作》:“夕阳庭际眺,槐雨滴疏疏。”“泼火”即泼火雨。旧俗寒食节禁火,这几天下的雨叫“泼火雨”,也叫“清明雨”。(唐)唐彦谦《上巳》诗:“微微泼火雨,草草踏青人。”“涴”(wò),污泥着物。“折挫”亦作折锉、折磨,典出南朝宋刘义庆《世说新语》:“许掾年少时,人以比王苟子,许大不平。时诸人士及林法师并在会稽西寺讲,王亦在焉。许意甚忿,便往西寺与王论理,共绝优劣,苦相折挫,王遂大屈。”用此典以王遂暗指王朝云。

“厌厌”典出(宋)柳永《定风波·伫立长堤》:“厌厌病绪,迩来谙尽,宦游滋味。”“算孟光、争得知我,继日添憔悴。”柳词引用《后汉书·逸民传·梁鸿》“举案齐眉”的典故:陕西扶风人梁鸿与妻子孟光到霸陵山中隐居,后流落山东、迁居到江苏,给一个叫伯通的大方人家做大米生意。每次回家,妻子为她准备好饭菜,不敢在梁鸿面前仰视,举案齐眉,伯通看到后认为梁鸿不是凡人,不再让他干那些杂事。梁鸿闭门着书十余篇。一日,梁鸿生病困乏,对主人说:“以前延陵季(子)先生将儿子安葬在嬴博,没有回家乡,请不要让我儿子带着我的尸骨回家。”说完就去世了,伯通将其安葬完毕,妻子回扶风老家。“举案齐眉”后泛指夫妻相敬爱。

柳词本来写自己生病,苏东坡则写老妻“孟光”生病:绍圣二年清明节后,王朝云已经病绪厌厌,院子里的秋千再也没有用过,身上也没有以前的香味了,粉红的脸色变得苍白,就像涂上污泥一般,总是一个人坐在回廊里落泪,脸上总是阴沉沉的,“苦被多情相折挫”,是因为多情遭受折磨搞成这个样子。

本节内容由匿名网友上传,原作者已无法考证。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