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评论网

《浪淘沙》

诗人:欧阳修  朝代:宋代

今日北池游。漾漾轻舟。波光潋滟柳条柔。如此春来春又去,白了人头。

好妓好歌喉。不醉难休。劝君满满酌金瓯。纵使花时常病酒,也是风流。

译文及注释

译文
今日同朋友一起来到北潭游耍,水波荡漾着小船。波光潋滟,柳条轻柔。就这般,就这样春来了又去了,人也白了两鬓发。
朋友啊,看看那漂亮的歌妓听听她们美妙的歌喉,大家一起拿起酒杯吧,今天不醉不休。劝这位友人斟满那一杯酒,即使在花间我们饮多了酒,但那是别样的风流。

注释
北池:或称北潭、潭园。
潋滟:水波荡漾的样子。
金瓯:金属酒器。
病酒:沉醉,饮酒过量。

赏析

词上片前三句写春日北池的美好春光。荡舟北池,小舟划过,水波荡漾,波光潋滟,微风吹过,柔柳摇曳多姿。如此美好春光反令主人公伤春伤怀。“如此”二句,感叹春来春去,美好年华逝去,白了人头。在这年华之叹中,蕴含着词人的理想落空之悲。政治上的失意让词人即便是面对大好春光也难以释怀。

下片写宴饮,劝友人一醉方休。既然畅游不能够让心情好起来,那就痛饮吧,一沉醉换悲凉。所以在下片中,词人劝友人面对美丽的歌女,听着美妙的歌声,且斟满酒杯,举杯畅饮,一醉方休。如此即便流连花间,因病成酒,也自是一种风流。此时的词人空有满腔热情理想,一心为国却受压抑排挤,因此,这看似豪迈放逸之词中,实饱含着无数心酸和苦涩,读起来沉重伤感。

参考资料:

1、郁玉英 .欧阳修词评注:江西人民出版社,2012

创作背景

庆历五年(1045)三月,新政主将范仲淹和韩琦解职,庆历新政失败。词人于当年正月权知河北真定府,后又因为范、韩辩护于八月再贬滁州。此首乃春日游宴遣怀之作。当作于河北真定府任上。